Berkeley,伯克丽,简约艺术,现代生活

Berkeley 主页 > Berkeley >
大流行时代的“流行词”:新冠定义2020
发布日期:2021-10-13 08:24   来源:未知   阅读:

  《牛津英语词典》从2004年起开创了发布年度词汇的先例,诸多机构纷纷效仿,但即将过去的2020年,我们很难简单地用一个词汇来定义和形容它。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2月11日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每日媒体简报会上宣布:“我们现在将这种疾病命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世卫组织的疾病命名指导意味着要避免使用可能引起冒犯或污名化的词语。

  “新冠”之下还连接着更多让我们难以忘怀的词汇,医学术语走进了大众日常生活:陪伴我们一年的“口罩”,每次进办公大楼都会被对准的“额温枪”,从不缺席的老朋友“板蓝根”,让我们看到道路尽头光亮的“疫苗”……

  这些词无论好坏,无论就此淡出,或继续流行,都构成了2020年最沉重也最鲜活的命题,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进而沉淀为历史进程和全人类共同记忆里的一部分。

  截至北京时间12月31日8:30,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人数超过82537767万,累计死亡人数1800837。

  还要等多久,新冠才能离我们远去?人类是否真的可以战胜新冠?它会变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长久地存在于人类社会中吗?

  让我们先把时间拨回到1月20日。当钟南山院士宣布“人传人”时,大多数人对这种2019年底就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一无所知,只是世界病毒分类委员会的冠状病毒小组(CSG)给它起的英文名“SARS-CoV-2”瞬间勾起了2003年春天的“白色回忆”。

  虽然“SARS-CoV-2”颇有“SARS二世”的感觉,但严格来说,新冠病毒只是SARS的“同宗表亲”,同属冠状病毒科的β属冠状病毒,与SARS本尊并没有直接关系,所以世界卫生组织最终决定,将该病毒命名为“2019-nCov”,而新冠病毒所引起的肺炎疾病称为“COVID-19”。

  作为迄今为止最晚发现、感染性最强的冠状病毒,新冠不仅可以通过飞沫、气溶胶、接触传播和母婴传播,还拥有无症状感染者传播这一隐藏“终极杀器”。

  此外,还有研究表明,新冠可以在-4℃的环境下存活数个月,在-20℃存活20年。

  病毒在进入细胞后,会进行快速复制,但由于没有复杂的生命结构,病毒基因稳定性较差,所以容易出现变异。而新冠病毒是一种RNA病毒,RNA病毒缺乏一种负责“纠错”的聚合酶,变异可能性更大。

  让英国再次“封城”的B.1.1.7新冠病毒变种,自12月14日英国政府宣布确认出现以后,两周内在新加坡、德国、法国、日本等10余个国家和地区通报相关确诊病例。《科学》杂志称,这种变种病毒的传播能力要比原始毒株高70%左右。

  淘宝数据显示,今年有75亿人次搜索了“口罩”关键词。在最紧缺的时候,囤口罩比坐拥金山银山更让人有安全感。

  巨大的需求和供给缺口之下,口罩的价格连翻几倍,但市场上仍然“一罩难求”。口罩制造也成为了最热门的制造行业,只要和口罩沾上边,相关个股股价全飞上了天。

  口罩上下游产业链也爆火。核心材料熔喷布的价格从疫情前的1-2万元/吨疯涨至30-40万元/吨。生产口罩的口罩机价格从疫情前的15万元左右暴涨至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比亚迪、格力、中石化等宣布转产口罩,各路“神仙”纷纷跨界,齐聚口罩行业。据天眼查,今年以来新增口罩厂家156505家,注销79家。

  疫情之前,我国口罩日产能约为2000万只,但随着复产复工,以及在各路神仙大佬们的加持下,2月底我国口罩日产能就已经超过了1亿只。外交部长王毅12月11日表示,疫情以来,我国已向各国提供了2000多亿只口罩。

  额温枪由传感器、ADC、MCU、液晶显示屏、电池等元器件组成,生产技术壁垒并不高,蜂拥而来的订单,也让相关企业无法招架,原本单价百元以内的额温枪一度涨至700元,企业业绩也由此大涨。

  能否顺利出行,有赖于额温枪那方小小的液晶屏上所显示的数字,但在实际操作中,额温枪误判率却非常高。使用距离、头发遮挡额头的程度甚至皮肤的污垢,都可能影响测量结果。

  时而准时而不准的额温枪不足以应对新冠检测需求,核酸检测才是判断新冠感染的“金标准”。

  主流的核酸诊断试剂一般采用荧光定量PCR法。选取出新冠独有的基因序列作为检测靶标,通过PCR扩增,再将扩增出来的DNA序列以荧光标记探针结合。通过荧光信号来确定样本中是否存在病毒核酸。

  为了使检测试剂及其他防疫物资供应迅速跟上,药监局特意开辟了药品医疗器械应急审批的绿色通道。

  最早获得新冠核酸检测试剂注册证书的企业是之江生物,华大基因、圣湘生物、达安基因的新冠试剂产品也在1月底相继获批上市。国家药品审评中心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获批上市的新冠检测试剂共有42款。

  疫情助推下,检测试剂生产企业业绩大涨,前三季度,圣湘生物净利润20.13亿元,同比增长107倍,成为检测试剂行业的最大赢家。

  中国科学院1月31日晚发布,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经过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冠病毒。尽管事后澄清这只是初步体外实验结果,但仍引发了抢购潮。

  无独有偶,10月16日,因钟南山院士一句“白云山复方板蓝根颗粒具有体外抑制药效”,白云山股价涨停封板。即使白云山(600332.SH)表示,这只是体外实验结果,板蓝根是否对新冠肺炎有疗效尚不确定,但无法阻挡全民抢购板蓝根的热情。

  4月14日,连花清瘟的生产商以岭药业(002603.SZ)宣布连花清瘟胶囊可用于轻型、普通型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的常规治疗,截至目前,连花清瘟已在17个国家拿到注册证。以岭药业也成了今年中药企业中“最靓的仔”。

  瑞德西韦是跨国制药巨头吉利德公司的一款在研药物,原本被设计用于抑制埃博拉病毒,在特朗普力推下,摇身一变成为了FDA批准的首个可以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

  羟氯喹的故事与瑞德西韦相似。特朗普高调“以身试药”,原本用于治疗红斑狼疮的羟氯喹推上风口浪尖。

  不过世卫组织方面却声称,瑞德西韦、羟氯喹等药物的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对于降低新冠肺炎致死率“几乎无效”。

  相关流行词汇:非典、双黄连、板蓝根、连花清瘟、“人民的希望”、瑞德西韦、羟氯喹

  瑞德西韦和羟氯喹是否有效?学界仍有争议。对于重症病人来说,呼吸机或许是比“神药”们更可靠的“救命神器”。

  作为人工替代自主通气最有效手段,呼吸机成为了新冠重症患者抢救的必备神器。

  呼吸机可以分为正压呼吸机和负压呼吸机,不同呼吸机的工作机制不尽相同,但总的来说,都是利用了气压差原理,为病人提供辅助呼吸。

  最高级的呼吸机名曰ECMO,全称是体外膜肺氧合可以从患者的静脉系统中抽取脱氧血液,经过体外氧合后,重新回输至患者体内,暂时负担起心肺的工作,让人的心肺有充分的休息、恢复时间,从而维持患者生命。

  由于生产技术要求较高,我国具备呼吸机生产资质的厂家不多,且以家用呼吸机或无创呼吸机为主,至今没有国产厂家能独立生产ECMO。

  疫情之前,我国呼吸机年产量1万台左右,全球年产量也不过10万台左右,强大的需求量刺激生产,3—5月不足3个月时间,我国呼吸机出口量达到9.67万台。

  纽约州以25万美元的价格向中国订购了1.7万台呼吸机,但由于加利福尼亚州、伊利诺伊州和联邦政府订购了同样的呼吸机,纽约州最终只能收到2500台。科莫公开指责联邦应急管理署“截胡”。

  医疗系统不堪重负,但随着全球疫情不断扩散,群体免疫一度成为部分国家的应对之策。

  群体免疫,是指人群或牲畜群体对传染的抵抗力。1923年,一名美国学者发现,当感染麻疹的儿童达到一定规模后,新发的感染数就会降低,“群体免疫”的概念由此提出。

  3月13日,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指出,需要大约60%的英国人口感染新冠病毒才能获得“群体免疫力”,这也引发了巨大争议,反对者认为,这是英国政府在为“弃疗”找借口。

  不过新冠病毒是单链RNA病毒,较容易发生突变,在放任自然感染的情况下,很可能会出现还未达到群体免疫,病毒就进化出新毒株,群体免疫力也失去保护作用。

  目前有200多家制药公司和大学团队在研发新冠疫苗。随着早期领头企业开始接种疫苗,这个市场留给后来者的机会正变得越来越少,对于进度落后的企业而言,无法轻易招募足够多的志愿者,而那些利润丰厚的市场也可能被早早占据。

  截至目前,全球共有中41个新冠疫苗处于临床1期,17个处于临床2期,13个处于临床3期,以及7款疫苗已经获得紧急批准。

  我国进入临床阶段的新冠疫苗有14个,其中国药集团中国生物的2个灭活疫苗、北京科兴中维公司的灭活疫苗、军事医学研究院和康希诺公司联合研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中科院微生物所和智飞生物公司联合研发的重组蛋白疫苗等5个已经进入3期临床。

  经过大半年争分夺秒的临床研究竞赛后,新冠疫苗终于走向了现实,领头企业们正在面临新一轮挑战。

  如果要达到群体免疫效果,全球新冠疫苗需求量在100亿剂以上,约需1.5万架次满载货机运输疫苗。

  疫苗是特殊药品,在运输、储存等环节有严格的冷藏保温要求。疫苗对温度敏感,温度过高或过低都可能对疫苗质量产生影响。据统计,每年有一半的疫苗产品因运输、储存不当失效而被浪费。

  一般疫苗冷链的温度为2-8℃,但率先获批的BioNTech、辉瑞mRNA疫苗以及Moderna的mRNA疫苗却分别需要在-70℃和-20℃下保存。

  早在5月,英国牛津大学医学教授约翰·贝尔(John Bell)就曾透露,目前全球的疫苗玻璃瓶库存仅剩2亿支。如果按照100亿剂的需求计算,全球疫苗玻璃瓶产能缺口在80亿支以上。

  疫苗是化学制剂,容器材质选用不当,可能发生化学反应,从而污染疫苗。主流的疫苗容器是中硼硅玻璃瓶子,其化学性能稳定,在耐水性、耐酸耐碱性、抗冷冻性、热稳定性、灌装速度等方面表现都比低硼硅玻璃优秀。

  虽然中国疫苗行业协会坚称,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疫苗瓶年产量至少可达80亿支。

  但大部分都是低硼硅玻璃,根据《中国药用玻璃包装深度调研与投资战略报告(2019版)》,2018年国内药用玻璃里中硼硅玻璃使用量仅占7%-8%。

  而在A股上市企业中,生产中硼硅玻璃的只有山东药玻和正川股份。随着疫苗量产时间点越来越近,疫苗瓶子概念也越炒越热。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制图相关流行词汇:新冠疫苗、临床试验、冷链运输、硼硅玻璃

  为了增强民众接种疫苗的信心,12月以来,包括新当选的美国总统拜登、现任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内多位西方国家领导人公开接种了疫苗,但调查显示,西方民众对疫苗的态度仍不明朗。

  根据美联社和NORC日前举行的一项联合调查,美国愿意接种疫苗的受访对象只有47%,26%的受访对象表示“拒绝接种”。

  法国公共卫生部门的最新调查显示,只有40%的受访者愿意接种疫苗,在希腊的利瓦迪亚医院,只有约36%的医护人员表示愿意接种,另外约62%的医护人员态度消极。

  与西方不同,国内对新冠疫苗的接受度全球最高。Ipsos全球民意调查数据显示,中国民众对新冠疫苗接种的支持度达到97%。

  12月31日,国内首支新冠疫苗正式获批。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所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Vero细胞)获得药监局批准附条件上市。

  12月15日,我国正式启动了重点人群的接种工作。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12月31日表示,半个月以来,全国重点人群累计接种已经超过了300万剂次,接种结果充分证明了我国疫苗安全性良好。

  曾益新还表示,“疫苗的基本属性还是属于公共产品,价格可能会根据使用规模的大小有所变化。但是一个大前提是,肯定是为全民免费提供。”稳健医疗上市一周年 健康大礼包感恩股东www.nmgxo.cn

Berkeley伯克丽是雷士集团旗下发布的全新子品牌,秉承科技与艺术交融的现代简约设计语言,以极简造型的灯饰,沙发,家具等家居产品,传递现代美学,为中国年轻精英一代演绎全新的现代家居生活方式。